申博Sunbet官网

丁子霖就六四屠杀17週年给「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的来

新媒体 210浏览量

【6月5日讯】亲爱的朋友们:

又一个「六四」週年来到了,作为一个「六四」死难者的母亲,我衷心地感谢你们–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和所有参加今天这个烛光晚会的女士和先生们。十七年来,你们给予了我们这个受难群体巨大的声援和帮助,这使我们永誌难忘;但最让我感动的是,每当我们遭遇艰险或受到伤害的时候,总能触摸到你们伸向我们的温暖的手,为此,我曾无数次地热泪盈眶。我想,这是因为我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记忆,都拥有一颗能感受苦难的悲悯之心。

十七年来,我们走过的道路是不平坦的。在「说出真相,寻求正义」的路途上,我们已有将近20位难友衔冤离开了人世。每当週年临近,我总要想起已经作故的苏冰娴女士、吴学汉先生、邝涤清先生……。我也总要想到现已身残、失声的周淑庄女士。这里我提到的几个人的名字你们都是熟悉的,他(她)们都曾经与你们中的一些人士有过直接或间接的交往。我想世界不仅会记住那些为中国的自由、民主献身的年轻人的名字,也会记住这些值得世人尊敬的母亲或父亲的名字。

在我们这个由血泪凝聚起来的群体中,一些人离去了,一些人身残了,一些人垂垂老焉,但活着的人只要一息尚存,就不会放弃。我们不可能做出轰轰烈烈的壮举,但我门珍惜一点一滴的积累。我们崇尚西方神话中西西弗斯的那一份执着和坚持。

我们曾经向世界宣布:「也许我们一无所有,也许我们做不了甚幺,但我们拥有一个母亲的爱。……我们将把这种爱视为一种责任,希望以此来呼唤人们的良知,来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和仇恨,来改变至今仍遗留在我们头脑里的对生命及人的价值的漠视。……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泪流得已经太多,仇恨已积蓄得太久,我们有责任以自己的努力来结束这不幸的历史。」今天,在这个庄严肃穆的集会上,我愿意面对「六四」亡灵,再一次重申我们的这个誓言。

「六四」必须得到公正的评价,天安门的亡灵必须尽早得到安息,死者亲属的权益也应得到合法的保障。为此,我们坚持抗争了十七年。但是,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却迫切地希望以自己的行动来化解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和隔阂,来达成朝野之间乃至全民族的政治和解,最终防止「六四」那样的人间惨剧在我们生息的土地上再次发生。我想,这也正是我们死去的亲人所希望的。89天安门运动所追求的,说到底就是要在我们的土地上建立起这样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裏,不再有专制的权力,人人的自由和权利都能得到充分的保障;在这个社会里,人人都能互相尊重,互相理解,和睦相处,所有利益方面和价值观方面的分歧都能心平气和地通过平等的协商、对话来解决;在这个社会裏,大家讲道德、讲法制,生活安定,有条不紊……。

今天,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如何尽早地实现向现代民主社会的和平转型,是所有海内外炎黄子孙所面临的挑战。我们纪念天安门死难者,就是要推动和促进这一和平转型的历史进程。我始终认为,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旅居海外的朋友们是能够发挥重要作用的。我很希望有一大批接受过长期西方教育,在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理想和价值观念、在道德情操和立身行事等方面都能融入到现代世界文明中去的海外学子,来承担起中国未来之重任。

这是我的企盼,也是我的期待,更使我对未来抱有乐观的理由。

最后谢谢大家。

丁子霖2006年5月

–转自魏京生基金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